《小葉》中所創造的男性視角

The Creation of Male Perspective in 'Xiaoye'

回上頁

林以凡
Yvonne Lin / 美


蕭颯在1980年出版的短篇小說“小葉"裡以男性第一人稱來刻劃女性在台灣當時社會受到的無奈,同時批評了所謂的男子氣概。另外,作者也描寫經濟狀況在男女性之間所引起的困難。這個故事描繪的是,簡單的說,兩個陷在無產階級場合的人,一起過的悲慘困苦的生活。劉智原在旅館的咖啡廳工作,有一晚邀請“小葉"跟他回家,兩個人之後便住在一起。雖然劉智原一開始對小葉的行為還算友善,然而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始終沒有談清楚。劉智原情緒低落的時候會不知不覺地揍小葉,乃至於讓小葉試圖自殺。我在這個報告裡想分析的主題是:作者藉由哪些技巧來創造男性視角而反映出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使有刻板印象之嫌的悲劇變得更為敏銳以及深刻,並且顯出狹義的大男人主義對所有的人的傷害。首先,我要討論劉智原對女性的看法。 其次,我要說明他對男性在社會上的角色所謂的理解。最後, 我要觀察這個理解導致他相對於小葉在逆境中無法自拔的性格。

文本的第一句為劉智原跟小葉之間關係的依賴性埋下伏筆: “她要咖啡,我給她咖啡。”第一次見這兩主角時就使他們簡化成無名的代詞和一種交易產生的效果屬於一種摘要。小葉代表女性。她需要咖啡, 劉智原能夠滿足她這個需求; 劉智原需要感覺到他擁有能夠照顧女人的本事, 小葉暫時能滿足他這個需求。作者藉由咖啡象徵暖和的家以及生活的基礎, 也是小葉難以得到的東西。與此同時,劉智原對小葉的外貌卻批評不已: 她那“張瘦長蠟黃的笑臉,” 彷彿小葉是他擁有的物品, 他利用外表這個條件來判斷她對他的價值。另外,劉智原又鄙視他室友, 湯泥, 的女朋友莉莉, 對她的觀察一直是負面的:“腳趾乾癟灰皺,毫無生氣的,” 吃炸雞腿時 “炸粉給咬掉的地方,明顯印著圈舊紅的口紅跡子。” 他對莉莉詳細的貶詞暗示他心裡對比他成熟和富裕的女士所感到的浮動,而且突顯出他潛意識裡所保持的宗法價值觀。

劉智原對男子氣概所謂的理解,在他最幸福的時段平鋪直敘的表達出來:“我終於更像是條好漢子, 有錢, 輸得起,又有女人。我的女人除了瘦了點, 大致上還叫人滿意的。” 根據劉智原深受到社會的影響的看法, 所謂的 “好漢子”的定義包含兩個因素:有錢以及有女人。值得注意的是,他最重視的是是否擁有,而不是過奮發有為的生活,也不是追求高尚的道德。但是無產階級就是劉智原的悲哀,基於此,他連他所理解的男性基礎都達不到。結局時,劉智原被小葉遺棄在“蔭潮狹窄的巷子”裡, 他這個扁型人物依然被動地過日子,而小葉這個圓形人物找到辦法來改變她不幸的狀況。劉智原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清楚的意識到他苦難的來源,也無法尋求到發洩情緒的方式,因此從社會所吸收的標準使他看不清楚如何改變生活情形,乃至認不出他自己的不滿在哪裡。蕭颯便本著無知和朦朧不覺的出發點來創造男性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