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紀要】戴維理博士(Dr. Evan Dawley)演講側記:「通敵當作抗議?——戴維理教授演講側記」

Collaboration as Resistance? Sidelights of Dr. Evan Dawley's Lecture

回上頁

吳志明
James Utley / 美

戴維理博士(Dr. Evan Dawley)的演講主要講的是臺灣日治時期一個叫做許梓桑的人物。在演講中,戴博士主張許梓桑跟臺灣當時其他的菁英在建立臺灣民族認同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有人認為許梓桑跟日本政府合作,所以看起來好像通敵份子,可是戴博士主張「通敵」這個說法不適合當時的臺灣。那個時候,住在臺灣的漢人還沒有國家認同,而且1897年以後對日本統治的大規模武裝抵抗變少了,所以不能說許梓桑跟其他的菁英背叛了國家,反而得承認他們其實是在保護臺灣人不受日本政府最嚴厲的措施影響。戴博士也強調當時菁英建立的認同不一定是國家認同,而是民族或族群認同,因為他們的目的之一是保持臺灣人的習慣跟文化,並不是建立另外一個國家。

戴博士一介紹演講的題目,就說明許梓桑的背景跟社會活動。許梓桑住在基隆,當時基隆是臺灣最重要的港城。因為許梓桑管理許多宗教組織跟社會福利組織,所以他在基隆地區有很大的影響力。

在許梓桑管理的組織當中,其中有一個叫做基隆同風會。這個組織的目的是改善像纏足、迷信等惡俗。同風會雖然跟日本政府合作,可是日本政府也依賴它,同時,許梓桑跟同風會扮演基隆市民跟日本政府之間的溝通角色。戴博士也強調雖然同風會的活動以改善臺灣人的習慣為目的,但是這不一定等於通敵,反而是當時臺灣社會所需要的革新,而且同風會也發揮讓日本政府不致進行太激烈的改變的作用。

戴博士的演講不僅介紹臺灣歷史一個有意思的部分,也讓聽眾重新考慮通敵跟認同的意義,而且提高我們對日治時期的臺灣歷史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