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沒有那麼容易

Fortune isn't Easy

回上頁

柯禮斯
David Kukulies / (德)

        程淩躺在床上,收音機的聲音特別清晰。「美好的星期天。啊!啊!美好的星期天。啊!啊!下一首曲子是『神童世界』的丁小姐選播給程先生收聽。」程淩抬起頭,沒想到丁玉梅還會給他聽一首歌,完全出於他意料。等待傾聽丁玉梅選哪一首歌給他聽,程淩感覺有幾分不自在,他腦海中出現很多不同的情況。

        假如她選愛情的歌,到底代表她還是對程淩感興趣嗎?想到這件事情,他突然心裡有一些飄飄然。遲早每一個小姐都會發現他本人不愧是個紳士。還是選諷刺的歌呢,那怎麼得了?這代表丁玉梅還是一直逗他嗎?這算那麼一門子的關係呢?在這個情況下,自己又何苦繼續追她呢?程淩突然發現收音機的歌好像已經在兩分鐘之前開始了,是黃小琥的「沒那麼簡單」,怎麼會選這首歌?感覺這個選擇有一點說不過去。沒關係,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收音機的聲音跟空調的嗡嗡聲結合起來,又朦朧又迷人,程淩著迷了。「幸福沒有那麼容易」,程淩聽到這部分就想到昨天下午司機說的話:是幸福真的沒有那麼容易,還是是我們現代人真的在福中不知福呢?不管怎樣,丁玉梅這根線不能放。「相愛沒有那麼容易,每個人有他的脾氣」這句話讓程淩大開眼界,本來覺得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但聽到這部分,卻還覺得丁玉梅還是對他有意思,心裡又有一些飄飄然。但是誰說每個人有他的脾氣?這句話未免太膩味了!自己所抱怨的事情都是因為大家對他的意見置若罔聞,才演變到此地步。自己應該不算有脾氣的人,而且今天不是被叫了婦人之仁兩次嗎?自己肯定不是有脾氣的!程淩這樣想著。

        程淩想一想,怎麼每次聽一句歌詞,腦子動不動就想到很多不同的事情呢?應該要把重心放在丁玉梅的歌。歌快要結束了,程淩聽見最後一句歌詞:「曾經最掏心,所以最開心,曾經, 想念最傷心,但卻最動心的記憶」。程淩想,丁小姐畢竟是追求愛情的人,這首歌表現出她一副求愛的樣子,她應該希望通過這首歌對自己和盤托出兩個人愛情的事情。簡直太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