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與越南外勞在臺灣

回上頁

富明杰 / Jonathan Gerard Formella / 美

各位老師,同學,大家好。我是富明傑。今天我想討論的是印尼與越南外勞在臺灣的情況如何。


去年我在宜蘭縣教英文。當時我才發現在宜蘭有滿多來自東南亞的外勞。而其中兩位印尼人也是我在臺灣最早認識的朋友之一。


過了一段時間,我在宜蘭參加了天主教彌撒。我一進教堂就發現他們講的不是中文或者台語。而是越南話。這個經驗讓我親身體驗到臺灣真的是一個多元化的國家。


在越南教堂彌撒結束後,我認識了幾位元越南修女。他們請我教他們英文。我問他們為什麼來臺灣?她們說他們甘願為天主奉獻並為臺灣的老年人服務。我覺得他們具有推己及人的胸懷也與墨子的兼愛思想有很多共同點。令人敬佩。


我到臺北之後,發現在臺北火車站有滿多穆斯林教徒,每逢禮拜天共聚一堂崇拜真主。我很好奇,所以我決定找時間到火車站採訪他們。我想瞭解他們為何離鄉背井來到台灣?在臺灣生活的實際情況與所面對的挑戰。


我第一位印尼朋友叫Mia。他來自印尼的Wasobo,現在在宜蘭縣羅東市照顧老年人。他說他的工作很辛苦,可是很高興能享受臺灣的生活。她最想念的是地道的印尼菜。從他的角度來看,在臺灣最具有挑戰性的是飲食限制。因為回教教徒不能吃豬肉,但這卻是臺灣人最受常吃的肉。她認為最快樂的時光是在辛苦工作之餘,禮拜天可以跟印尼朋友們一起出去玩吃小吃。


第二位被採訪者叫Setya。他也是印尼人並在桃園的工廠上班。他非常喜歡臺灣。他覺得臺灣是很友好並乾淨的社會。再他看來,最有挑戰性的事情是3年之內只能回一次家。因為在臺灣的收入比印尼高,他的夢想是工作幾年後回到家鄉開自己的服裝店或者飯館。


我也採訪了一位主要研究印尼外勞的學者。他認為 大家要擺脫印尼勞工是弱勢群體或是被壓迫的群族這個概念。在台的印尼外勞胼手胝足的工作,腳踏實地地賺錢,他們也自稱為"印尼強悍工人"。我們並不能鄙視他們。


我所認識的移工朋友都以不同的方式持之以恆地追求自己的夢想,在此同時,也為臺灣經濟與建設貢獻出一份力量。即使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但就像台灣人一樣抱著同一個臺灣夢,在此,我祝福這些移工朋友能在台灣快樂的工作實現自己的夢想。


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