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不平凡

The Extraordinary in the Ordinary

回上頁

麥得安
Ann McDonald / 美

我在臺灣的生活極其呆板。每天的生活近乎公式化。早起,一邊吃早飯一邊複習,上課,走回家,休息一會兒,再找吃的,再複習,最後睡覺。我跟同學們分享日常生活作息時,他們馬上感到惋惜,覺得我處在學習壓力的陰影籠罩之下因此才沒有時間出去玩兒。當我不認同他們的反應時,十之七八的同學們還懷疑我是因為功課太多或者太緊張而很少出去。同學們總算發現我不是一個女學霸,也沒有熬夜學習的習慣了。其實他們誤以為我有偷懶的嫌疑,對外界毫無好奇之心。說實在的,到這樣地步時,想替自己的生活習慣找出個別人能接受的理由真的很難。於是除了讓你們聽聽我這次演講以外,就毫無辯解的餘地。

  固然保持固定生活作息可能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酷刑,可是對我來說卻是一種享受。我覺得每天去不同的地方逛街,吃飯,買東西只能獲取一種對臺灣文化很膚淺的理解而已,只有養成規律的生活作息才能獲取一種深刻並且真實的理解。

在我看來,我在台灣還沒確立自己的生活定律之前,僅僅是個遊客而已。原因很簡單,根據我個人的見解,文化的基礎應該建立在社會跟生活的細節上。垃圾車的聲音,保安的揮手致意,鳳梨的味道,以至於睡在家門口奶奶所發出的鼾聲,這些都奠定了臺灣文化的基礎。如果忽視這些或覺得它們是無關緊要的話,那你就沒辦法超越一個旅遊客的境地。所參觀的旅遊景點,所吃的小吃,所逛的夜市再豐富,如果還沒很清楚地注意到這些文化上的特點,又有什麼用呢?

那麼,怎麼感受到這些細節呢?我個人覺得借著規律的生活來瞭解臺灣日常生活特點就是最好的辦法。如果你每天在同一段時間之內幹同一種事,那你就會自然而然地發覺環境裡的每種恒定和變化。除此之外,它還能提供人們思考的空間。如果能預先知道你在一天中會經過的路,吃的食物,見到的人,那你就能專心思考、關心某件事,甚至享受你周圍環境和群眾所帶來的喜悅。

總而言之,我很反對人們把我這樣遵守定律的習慣看成是一種懶惰的行為。反之,我覺得有必要持之以恆地實行。當然,要是你想要徹底執行的話,你也必須有一點想像力,且不斷地鼓勵自己好好思索,否則難免會感到無聊和寂寞。我承認,如果拿一般留學生生活的標準來衡量,我的生活習慣免不了被人們批評為太庸散。不過,從長遠著眼,我覺得變化多端,多彩多姿的生活對我人生的影響反而遠不如從平凡中體驗到不平凡的點點滴滴來得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