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的鄉約

Zhu Xi's Community Compact

回上頁

傅斯邁
Mackenzie Fox / 美

 


基本上,儒家思想重視五倫。古文有云:“父子有親,夫婦有別,君臣有義,長幼有序,朋友有信。“ 由此我們能看出儒家最重要的關係之中只有兩種沒有血親關係。然而,君臣關係往往跟父子關係相提並論。朋友的關係則強調一種相輔相成的關係。而進一步談到鄰居,社會或人類的時候,儒家似乎並不强調一般人對他人的責任。這種不重視人文主義的態度有時在達到教化社會的目的上反而成了障礙。

北宋末年的時候,有一派官員主張改革中國的政治,推動新法,這就是所謂的熙寧變法。這個運動從社會的根本制度著手,想要透過政府來建立完美的社會制度。支持者認為如果你讓一個人從小到大在一個完美的教育環境中生活,那麼久而久之,他會自然而然變成一個好人。一旦這種人做了官,那自然能教化社會。這樣一來,縱使不能實現大同的社會,至少也是個小康社會。雖然這個變法到底還是失敗了,但是它的影響很廣泛。南宋的時候,某些人採用新法的一些政策作藍本而再度小規模地實行。這些人中朱熹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朱熹的鄉約可以說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政策。它的目的有兩個方面。首先就是實現一個遵守禮儀的社會。其次是教育人民重視公益,並且多關心他們的鄰居和同鄉人。後者就跟我們前面提到的五倫有關。雖然五倫不重視同鄉人彼此之間的關係,但是朱熹的「鄉約」很明顯地強調這個關係。那鄉約到底是什麼呢?

朱熹的鄉約就是一種約定。一個鄉村中的知識分子和重要人物組織成一個團體,共同以這協定來修養品德。而這個協定也針對平民的教化。根據朱熹的看法,假使一個地區的人在修養品德方面彼此幫助,得以使此地區的習慣和風俗秉承傳統,進而日漸完美。為了這個目的,團體成員每個月舉辦一場會議,檢討鄉人的行為。獎善懲惡。除此之外,每場會議後成員一起吃飯。甚至連進入吃飯的禮堂,也要遵守嚴格的禮儀,以強調社會的組織。飯後,他們得一起討論,聽說書或者射箭。這些活動的目的在於培養人的公德心,讓人重視群體關係。

總而言之,扼要地說,朱熹發現當時的社會和儒家思想並不重視家庭之外的人。為了改善社會,他鼓勵施行鄉約來補救這個缺點。不過,雖然他這樣做,但因為人總是自然地以自我為生活中心,所以這個方法到底只是一種治標的方法,因而效果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