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談《桃花扇》

Kong Shang-ren's 'The Peach Blossom Fan'

回上頁

柏艾嘉
Breitwieser, Alia Elizabeth / 美

1699年,明亡國約五十多年後, 孔尚任,孔子的第六十四世後裔,獨創了《桃花扇》這部作品,成為了中國一部相當優秀的創作。《桃花扇》不是章回小說而是傳奇,是跟唐傳奇那種短篇小說不一樣的一種長篇劇本。 相對於小說傳奇的戲劇傳奇,這種藝術形式在明朝特別盛行。這個體裁的內容與形式往往相當複雜,有以白話說的念白,有唱出來的歌曲,有取材於歷史或大眾熟悉的故事的情節,有愛情,有武術,真是包羅萬象。

有人認為《桃花扇》的情節以愛情故事為主。其實不然。初段敘述的固然是一段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在南京一位文人和一位美女談戀愛,不過因明清激變(劇變)而不得不分開。結局是一段大團圓,這對情侶不謀而合地在鄉下再度重逢。不過,這段團圓沒有那麼浪漫。其實,嚴格地說《桃花扇》的團圓也算不上團圓:儘管後來才子和佳人重逢了,但到頭來他們倆認為他們以前共同分享的各種共鳴,都僅僅是幻象罷了,然後就分手了,兩位主角最後也把所謂的桃花扇,這個象徴他們愛情的比喻,給撕毀了。

這部作品的愛情情節遠不如其所對歷史的詮釋和倫理觀念來得重要。儘管孔尚任對歷史的詮釋很精煉,可惜我們沒有足夠的時間來交代清楚。不過,總的來說,孔尚任的作品採用了歷史中的人物為劇中角色,來表揚忠孝節義並伸張其崇高的理想。劇中人物的結局最終都得到因果報應,為了明朝英勇犧牲的人獲得善報,毫無忠誠(不忠不義)的亂臣賊子都下了地獄。

在藝術方面,《桃花扇》最優秀的貢獻在於所謂的「後設小說」或「超小說」的成份。特別有趣的是,孔尚任批評了明末清初的藝術理論的基礎。 在《桃花扇》的好幾個場景中,孔尚任描繪了劇中人物在從事藝術或欣賞現場藝術表演。其實,似乎劇中人物欣賞藝術過程中的一舉一動,都是一種做作的或不適合實際情況的表演。原因在於,中國古代藝術欣賞必須依靠讀者或觀眾與劇中人物,或者讀者想像中的「作者」之間所產生的共鳴。而孔尚任最擔心的,好像便是這個「共鳴」的可靠性。譬如,桃花扇裡面描寫一位既愛民間故事也愛唐詩的將軍。 有一回他聽完人說書,就得意洋洋地把自己跟過去的英雄相提並論; 還有一回,正當戰爭之時,在揚州附近的黃鶴樓,這位將軍不顧當時戰況,穿著文人的衣服,只顧一邊欣賞風景,一邊吟詠唐詩,和一些文人開席宴樂。可笑的是他不認識字。在那當下,他好像有一種獲得「共鳴」的昇華之感,甚至到達了忘我的境界。而就在此刻,忽然,半路中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來人向他報告說,崇禎皇帝死了,明朝亡國了。

這篇創作的倫理價值極其深刻。孔尚任所提出的是,處在社會或者政治的威脅情況下,這種很重視共鳴的「藝術欣賞方法」或者「讀法」會影響人的行為和對倫理的認識而造成問題。可惜的是,多半讀者看《桃花扇》的時候,還是免不了只注意到所謂的「共鳴」而忽略了這部作品的批判性。